综合资讯

comprehensive
综合资讯
【男主角受伤吧】《招摇》之《故人归》(bg)结
 

  山路并不平坦,他走得越来越吃力,却不敢停下,因为害怕一旦停下,就再也回不到招摇身边。就在他快要失去意识之际,招摇却突然出现了,她立即上前扶住他,眼中满是惊喜和无限柔情,仿佛终于找回了遗失多年的至宝,“墨青,真的是你吗?”墨青二字才出口,她的眼泪便再也抑制不住,簌簌而下,“招摇,我回来了”,厉尘澜琥珀色的眼眸里光芒闪动,笑着拭去了她脸上的泪,随即温柔地吻上她的唇,良久,他终于心满意足,却再也支持不住,脱力倒下。

  路招摇看着他软软跪倒,昏迷在自己怀里的样子,心疼不已,这次的他显然比破御魔阵和决战金仙之时更为虚弱,“小丑八怪,你从那封印里出来,不知吃了多少苦头,你怎么这么傻?”她轻柔地理了理他鬓边的碎发,然后发动瞬行术,把他带回了尘稷山药庐顾晗光处。

  顾晗光乍见厉尘澜回来,着实惊讶不已,再看他面无血色,昏迷不醒的样子,心下又是一惊,他不知救过厉尘澜多少次,深知他的体质,以往他多次受伤,都没有像现在这样严重,他似乎已经全无抵抗之力,就像……就像一件易碎的瓷器,他把厉尘澜扶上床榻躺下,诊过脉后,却依然有些不解,只能对路招摇说:“他昏迷主要是因为失血过多,这个你倒不用担心,照我开的方子吃几天,饮食上再补补,就没事了。但是,还有些问题,比如他功法尽失,脉息散乱,我却诊断不出缘由,我需要时间再想想。”路招摇刚放松的心神又陡然紧张起来,有些焦急地望向顾晗光,顾晗光道:“你急也是没用的,我‘阎王愁’都诊不出来的病情,这世上哪还有别人能解?你先定下心来,好好照顾他,等我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自会想办法,怎么,我的医术你还信不过吗?”路招摇无奈,只好先点了点头,然后去守着厉尘澜,“墨青,我说过,我不能忍受你有一点差池,所以这次,你也一定不能有事,你要永远陪着我,知道吗?”

  沈千锦见她神色凄楚,便来安慰她,不多时,听说摇澜夫妇回来,众人都来了。琴芷嫣如今是新任万戮门主,柳沧岭也接管了鉴心门,二人事务繁忙,平时只有书信往来,时隔很久今日才得以相见,顾晗光两年前已与沈千锦完婚,年下正打算添个人口,司马容终于放下心结,埋葬了木头人“月珠”,并用机关术给自己做了两条木腿,行动起来竟颇为灵活,神色也不像从前那般忧郁,路十七自琴千弦飞升后,一直不懈地寻找他的影子,前不久还掳来了一个王子,坚信他是琴千弦的转世,路招摇看大家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也发自内心地为他们感到高兴,但转身看到昏昏沉沉的墨青,心里又是“咯噔”一下,说不出的难过。

  顾晗光仍不改傲娇的性子,心里虽关切,脸却拉得老长,语气不善地问:“我之前为你诊了半天脉,却没弄明白你的脉息是怎么回事,识相的话就老实交代,你到底做了什么?别总等着我来扒你的衣服!”厉尘澜撑着床沿缓缓坐起身,抬眼看向顾晗光道:“流了点血罢了,不是什么大事”,“流了点血?”顾晗光待要发火,却收到了他递来的眼神,知道他不想让大家,尤其是招摇担心,于是只好说:“你的血简直快流干了,不过,或许是我想多了,你失血过多,再加上被封印久了,脉息有异也属正常,但你现在功法全失,身体也乱七八糟的,连个普通人都打不过,以后就老老实实待着,不要出去造作,知道了吗?”“好”,厉尘澜无奈地笑了笑,又看向众人道:“我没事,对不起,让大家担心了。”

  众人于是松了口气,路招摇听到顾晗光的话,也如释重负般地笑了,她向来不拘礼节,此时更顾不得有旁人在场,她迫不及待地扑倒了厉尘澜,开始与他热烈地亲吻起来,厉尘澜起初有些害羞,但病中实在情难自禁,很快就开始积极地回应她。

  顾晗光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转身对沈千锦说:“千锦,我饿了,想吃火锅,咱们这就去准备,让大家今晚也都留下来吃吧。”其他人正看得脸红心跳,又无比尴尬,于是纷纷同意,并说要一起去准备火锅,迅速撤离了现场。

  路招摇吻得心神荡漾,偶尔停顿一瞬,看着他缀满星光的眼眸,感受着他呼出的灼热气息,不禁想:“我的小墨青,还真是世间绝色啊,要不是因为你生着病,又在顾晗光家里,我真想现在就……”想到这里,她突然一愣——她还戴着窥心镜啊!墨青一定听到了,天呐!怎么办?她尴尬地抬起头,却看到那张本来全无血色的脸上,泛起了红晕,“招摇”,厉尘澜的喉结动了动,目光闪躲着说:“时候不早了,我们去看看,晚饭准备得怎么样了……吧。”“好”,路招摇强行关闭了脑洞,灰溜溜地站起身,又扶着厉尘澜下了床,去找其他人了。

  考虑到厉尘澜身体不适,两人倒也没做什么,只相拥躺着,路招摇枕着厉尘澜的手臂,头顶正好抵住他的下巴,她伸手摸了摸他后背,发觉都没几两肉,心想她的小丑八怪真的瘦了好多,以后一定得好好补一补,厉尘澜听见她的心声,觉得无比幸福,于是低头吻了吻她的眉心,心里却不由自嘲地想,以后的时间,恐怕只能按弹指来过了。入睡前,路招摇突然说了一句:“墨青,我们成亲吧!”厉尘澜一怔,“什么?”只听招摇嘟囔着:“上次的大婚全被姜武那小红毛给搅和了,我实在是很不爽,所以这次不管怎么样,一定要办成!成了亲之后我才好名正言顺地……睡你嘛……”良久,她听见厉尘澜郑重地说:“好”。

  次日一见面,路招摇便向众人宣布了婚事,并决定三日后就完婚,地点还在尘稷山,不用大摆筵席,只简单布置,并请关系亲近的人和门中弟子参加。万戮门两任前门主回来举行婚礼,这对于门中上下是件大喜事,毕竟当年是路招摇奠定了这份基业,厉尘澜又将其发扬光大,二人对万戮门人来说都是精神领袖、修行楷模,门下弟子闲谈时常说,要不是因为前门主遭逢劫难,前前门主伤心出走,这门主的位子还轮不到琴芷嫣来坐,倒不是嫌琴芷嫣不好,她处事四平八稳又不失威严,一直以来都很得人心,只是毕竟不如两个大魔头的名号威风,因此这场婚礼虽然时间仓促,大家还是尽心准备。

  三日后,在旧友和门徒祝福的目光中,厉尘澜与路招摇身着绣着龙凤纹与连理枝的大红喜袍,走入了无恶殿,司马容仍担任司仪,婚礼仪程进行到夫妻交拜时,厉尘澜温柔地注视着眼前蒙着盖头的招摇,竟觉得此刻的幸福有些不真实。他命途多舛,总是被厌憎,被抛弃,他也一直厌憎自己,甚至觉得自己不该存在,而招摇是他卑微生命里唯一的光芒,在被心魔日夜纠缠,随时可能伤害招摇时,他一刻也不愿多活,只想求死,但此刻他却想为这偷来的时日感谢上天,他无比庆幸自己还有时间,即使这时间所剩无几,即使要承受锥心蚀骨之痛,能够守着招摇,他已别无所求。

  大礼已成,众人欢欢喜喜地将新人送入了戏月峰上的洞房,然后回去宴饮。闹了一整天,厉尘澜早已心力交瘁,一直死命撑着才没有露出破绽,此刻胸口又开始阵阵钝痛,连带着肩膀和背上也僵冷麻木,趁招摇卸妆搞得手忙脚乱之际,他伏在桌上费力地喘息了很久,又呕出几口鲜血,他怕招摇发现,于是用帕子擦掉后马上丢入了火盆,然后服了一粒顾晗光的药丸,才稍微好些。招摇好不容易把满头钗环卸掉了,回头嗔怪地看着他道:“墨青,你都不帮我,这左一件右一件的破铜烂铁,真是烦死人了!”厉尘澜勉强忍住不适,扯出了一个笑容,“是我不好,但也只有这一天,以后都不用戴了,若你哪天想戴,我帮你戴上,还帮你卸妆,怎么样?”招摇满意地点了点头。

  二人又喝了合卺酒,宽了衣带躺在床上,招摇抚了抚厉尘澜的鬓发,又伏在他胸口,轻声说:“墨青,你脸色不太好,是不是很累?要不今夜就先睡了吧”,厉尘澜却摇了摇头道:“我没事,招摇,你喜欢孩子吗?”饶是路招摇这样脸皮厚的人,也有些接不住这赤裸裸的信号,顿感脸上作烧,不敢开口,厉尘澜接着说:“虽然你喜欢抢小孩子的糖葫芦,但我知道,其实你很喜欢小孩子,对不对?我若不在,有了孩子,你也不会太寂寞”,路招摇抬头问:“什么你不在?我们以后都会在一起呀!”厉尘澜闭目笑道:“对,我们不会分开,但有了孩子会更热闹,这件事是我几年前就打算好的,却被迫搁置了,今天,就完成它吧”,路招摇早就不想忍耐了,听到他如此说,爽快地下地去吹熄了喜烛,终于,一夜荒唐。

  我必须要说,入魔澜的每一帧都美到让我窒息、腿软、心律不齐,在幻境里,他对万钧剑说:“万千苍生,便是万千我与招摇,我爱她,亦爱这人世”,还有“苍生,从来不需要谁的拯救,我也从不畏惧死亡,丢了自己,才真的一无所有。”我突然get到了这个角色的深度和一种浓烈的悲剧美,最后他拉着女主的手把自己捅穿,然后抱着女主,笑得那么好看,那一整段,我死了真的,他说“招摇,这不是宿命,是我的选择”,其实从头到尾,他都是被(编剧)逼着在走向宿命,他能选择的,不过是以何种方式被招摇捅死,但他始终没有一句怨言,也从没有放弃抗争,这样的厉尘澜实在太美好了,他现在已经晋级为我的头号朱砂痣(头号白月光是柏雪演的小仙女)。

  还有,虽然这结局虐得人肝儿颤,但我宁愿在电视剧这里结束,也比那个乱剪***结局好太多,剧里那个一样的结局是我永远的意难平,但也是我至今躺在坑里,还为它激情开贴的原因。


活动五-太阳2注册平台1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四-太阳2注册平台5_1970高奖金官网just go 活动三-太阳2注册平台4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二太阳2命命注册平台3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一太阳2注册平台2_1970高奖金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