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资讯

comprehensive
综合资讯
【香蜜同人】你我终无缘
 

  “凤凰,你可知这是我的一瓣真身!呵呵呵,你又怎会知道如今你的眼里只有那穗和,也罢,我和你说这些干嘛,现下我也不欠你什么了,我们两清了。”锦觅用袖子擦了擦嘴角的残血。

  “从此,我们尘归尘,路归路可好?”锦觅用尽全身最后的力气笑道,她的灵力在流失,她自知时日无多了,她唤出真身,一朵只剩下五瓣的霜花,在她看来何其讽刺。

  “这六界之中,唯情之一字最伤人,今我若断了这情魄会不会好点呢?”锦觅苦笑道,她从真身中又声声拔下来一片洗,刚想捏碎,可又迟疑了,她终究还是下不了狠心,最后只是把3个角给捏碎了。

  血流了下来,滴在贫瘠的忘川,处处生花,这花说来也奇,有花没叶,有叶没花。

  “此乃彼岸花,花叶永生永世不得想见,难道不像现在的我们吗?凤凰?”锦觅把凤凰两个字强调了一下。是啊,现在不叫以后估计就没有机会了。

  “凤凰,你可知这是我的一瓣真身!呵呵呵,你又怎会知道如今你的眼里只有那穗和,也罢,我和你说这些干嘛,现下我也不欠你什么了,我们两清了。”锦觅用袖子擦了擦嘴角的残血。

  “从此,我们尘归尘,路归路可好?”锦觅用尽全身最后的力气笑道,她的灵力在流失,她自知时日无多了,她唤出真身,一朵只剩下五瓣的霜花,在她看来何其讽刺。

  “这六界之中,唯情之一字最伤人,今我若断了这情魄会不会好点呢?”锦觅苦笑道,她从真身中又声声拔下来一片洗,刚想捏碎,可又迟疑了,她终究还是下不了狠心,最后只是把3个角给捏碎了。

  血流了下来,滴在贫瘠的忘川,处处生花,这花说来也奇,有花没叶,有叶没花。

  “此乃彼岸花,花叶永生永世不得想见,难道不像现在的我们吗?凤凰?”锦觅把凤凰两个字强调了一下。是啊,现在不叫以后估计就没有机会了。

  就这样,锦觅稀里糊涂第拜了个师傅。在和白浅的谈话中,她也知道了很多:自己现在身处的地方叫青丘,处六界之外,归白浅上神掌管……

  可……可是,锦觅说话都结巴了,这一万年来,她无依无靠,只有师傅是真心对她好的,在她心里,师傅就是她的亲人。

  回去吧,回到你本来的地方……锦觅还没有回过神便被白浅上神传送回来本来的地方……

  回去?回哪去?回天界?不行,我不能回去,不知道小鱼仙倌又要对我做什么呢。去魔界?也不行,现在凤凰心里只有那穗和,我又何必去自取其辱呢?唉,只能先回花界了。

  “一万年了,锦觅你在哪?”自一万年锦觅“死”了之后,众芳主每年都会来“祭奠”她,弄得锦觅后来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难过。

  “让她进来,我倒要看看是谁这么大胆,敢私闯花界禁地。”因为锦觅的原因,长芳主在一万年前将花神冢立为了禁地,唯有众芳主和一些花界高级精灵可以进入。凡是说不出个所以然的,一般都是有来无回。

  “长芳主。”一个熟悉的女声传来。众芳主皆问声望去。“锦觅,是你吗?”长芳主有些不可思议的说到。因为那张熟悉的脸上竟多了一丝高冷。

  “呵,这天家这堆歹柱里就长不出一个好笋来,看看他们两兄弟把你害的多惨!”老胡又不知道从那里冒出来说。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锦觅你要记住,这是你的家,我们是你的家人,有什么事说出来,不要一个人担这。”一万年过去了,长芳主还是一样的唠叨。

  怎么样?看着你的脸我就恶心,凭什么?凭什么就连你伤了他,他的心里却只有你?凭什么就没有我的半分位置,我要你死,要你死! 穗禾愤怒的叫到,手中幻化出琉璃净火。

  琉璃净火?果然是你,是你杀了爹爹,是你杀了临秀姨! 锦觅顾不上身上的疼痛,拼命的呐喊道。

  是我,可这又怎么样呢?旭凤是我的,他把我当做救命恩人就算他知道是你救了他又有何用,他还是要会娶我,而你呢?只是一个阶下囚,一个可怜的蝼蚁。呵呵呵!

  你……你终会付出代价的……锦觅的话还没说完,穗禾手中的琉璃净火就打在了她的身上。

  疼,火辣辣的疼,锦觅只觉六感全失。爹,临秀姨,女儿不孝,这杀身之仇我是报不了了。

  天元一万七千八百年,水神锦觅陨与魔界,百花齐萎,万水干涸,名不聊生。天帝润玉降罪于魔界,天魔大战,两败俱伤。只是天史对此的记录。

  自是十日前天界探子来把锦觅失踪后,我便对穗禾产生了怀疑,可是没有证据我也不好多说什么。直到那日我跟着穗禾来到了大牢看到了血肉模糊的她听到了她和穗和的谈话我才明白,原来她没有骗我,是她救了我,是她。

  我上前去,想拥抱她,可为时已晚,琉璃净火?我擦了擦眼睛,不敢相信,穗禾?等我回过神来,那火已经灼到了她。锦觅!我不顾一切的呐喊道,冲上去抱着那个快要倒地的人儿。穗禾试图拉住我,却被我弹开。我叫来了守卫,削去穗禾全部的修为,关进婆娑地狱,永世不得出来。

  元君:此次,你身上的情劫已结,情魄已毁,断念已残。吾还是那句话 ,若远离爱者,无忧亦无怖,放下了,便放下了,切莫再动情了。

  元君:如今,吾将花,风,水三界①给交还给你,望你可以振新三界,保六界平安。

  (①在我的设定里,花,风,水三神在死前将三界交与玄灵斗姆元君照管,现在也算是物归原主了)

  “长芳主,传我懿旨,昭告六界,我将不日接管三界!”“是,主上。牡丹领旨”

  “凤兄”鎏英望着这个醉如烂泥的家伙,不,是魔尊。自从一万年前旭凤知道了真相后,便把穗和打入了大牢(请自行想象关了那两个傻子的的洞穴)自己则是日日买醉。鎏英又不是没有体会过这种感觉。

  当时她真的想陪他去了,可是她不能,因为她怀了他的孩子,这种离别之哭,若说体会,那她也算是一人了。她明白旭凤的哭,于是,在有了锦觅消息的第一时间,便前来告诉他:“锦觅,她回来了!”说着,把花界的请帖递给了他。

  “锦,锦觅!”旭凤从地上爬了起来,毫无形象可言地接过了请帖。抚摸着请帖上烫金的“锦觅”二字,心中五味杂陈。

  “去!”旭凤明显犹豫了一下,可最后还是下定了决心,如果再不把握好机会,他和锦觅也许就再无可能了。

  日子过的飞快,自自己知道了锦觅的消息已一月有半,算算日子今天她也该形继位大典了。

  来了,越来越近了,因我用了仙法,一时半刻便到了花界的入口处,可我却犹豫了,我终究还是过不了心深处的那道坷。

  她来了,穿过时间花廊,身着一身素衣,上面绣了几朵小小的霜花,我不禁产生了错觉,仿佛又看到了一万多年前,她第一次穿女装的样子,可现在,她的眼里多了一丝冰冷和威呃而不怒,早已无了万年前的单纯,我在心底默默苦笑一声,这一切的一切还不是我害的。

  这一天还是来了,我又看到了他,那个我爱惨了的男人,大典时,我看了看观众席,小鱼仙倌的身边坐的是邝露,而凤凰……我不敢去看,生怕在大典上流眼泪不吉利,我不敢与他直视,仿佛他的眼里有一团火焰,灼灼逼人,却有好似有一块吸铁石,把我眼睛的余光死死地吸住,我只能一遍又一遍的念着清心咒,才没有面红耳赤。

  凤凰……是你吗?我本能地叫着。呵,锦觅,你真是愚蠢,你为了他自断情魄,如今为何还想着他……我自嘲到。

  我想走出去看看情况,却被一个柔美的女声叫住了:我费了好大的劲才把你救活,你怎么可以就这么走了。

  我回过头,发现了一个极美极美的大姐姐。“姐姐,你好漂亮呀!”我想,不管遇到谁,夸一顿总是好的。

  青丘?女帝?白浅?虽然锦觅心中一成千上万个疑问确不好说出来,因为明显这是在人家的地盘上,说多了不好。今吾拾你也是有缘,从此汝就是青丘狐狸洞中人。汝且唤吾一声师傅吧!是,师傅……就这样锦觅稀里糊涂的就拜了个师傅。

  师傅,听说这青丘的十里桃林中有一种水叫忘情水,可否给徒儿一尝。锦觅突然想起了什么说。

  罢了罢了,都是痴儿,圆你所愿吧!此时,白浅上神已经用法术探过了锦觅的记忆,且随我来吧!(锦觅还是饮了忘情水,不过没有忘情,因为她的情被白浅收了,以后有用)

  “回去吧,回到属于你的地方”白浅说着,从怀里掏出了那个她藏了一万年的东西 轻轻一弹指那七情六欲便回到了锦觅的身体里。

  “师傅……”万年过去了,锦觅虽然没有七情却一直视师傅为亲人,今日心结终开,却成了分离,换做谁都受不了。

  “此乃玉清昆仑扇,今日为师将此扇赠与你,愿你回去好好利用此扇,手刃仇人,不要辜负了为师的一片好意。”


活动五-太阳2注册平台1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四-太阳2注册平台5_1970高奖金官网just go 活动三-太阳2注册平台4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二太阳2命命注册平台3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一太阳2注册平台2_1970高奖金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