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新闻

Industry news
行业新闻
驭妖纪云禾长意小说_驭妖九鹭非香在线阅读
 

  由九鹭非香原创小说《驭妖》讲述:纪云禾是驭妖谷最强的驭妖师,人人都说谷主对她偏爱有加,有意将谷主之位传给她,可谁又知她每月所承受的痛苦呢?可自从一直雄性鲛人送进谷后,她的处境和这鲛人的现状是如此的相似,都没有自由,直到谷破了,他离开时,把她也带走了。

  驭妖师与那青羽鸾鸟在空中战成一团,各种法器祭在空中,无人在关注一旁的纪云禾与瞿晓星。

  纪云禾看了眼人群那术法之中的雪三月,雪三月坐在离殊化尘之地,半分未动,她身边是青姬布下的结界,驭妖师们伤不到她。而此时也没有人想着杀她,大家都看着青羽鸾鸟,杀了这只鸾鸟,才是一等大功。

  驭妖谷的驭妖师们,在多年来朝廷的培养下,早已不是当年侠气坦荡的模样,此时此刻,他们也是嘴上喊着拯救苍生的号子,手里干着抢功要名的事。想从朝廷那儿,讨到好处。

  “你出谷,掐这个法诀,与花传信,洛锦桑听到后,会来接应你。她在外面呆得久,门路多,我在谷中尚有要事,办完后自会出来寻你们。”

  “洛锦桑?天生会隐身术的那个,她不是早死了吗……哎……护法你还要做啥?”

  青羽鸾鸟出世之时几乎将驭妖谷整个颠覆了一通,地上沟壑遍布,山石垮塌,房屋摧毁,原先清晰的山路也已没了痕迹。

  纪云禾寻到林沧澜住所之处,所见一片狼藉,即便是谷主的房子,在这般强大的力量下也变成了一堆破砖烂瓦。纪云禾看着这一堆砖瓦,眉头紧皱。即便是在房屋完好无损的时候,她要找林沧澜藏起来的解药怕是也不易,更何况这一滩破瓦之中……

  驭妖谷之上,鸾鸟与众驭妖师的战斗还在继续,震天的啼叫片刻不止,这对纪云禾来说是好事,越是激烈,越是能给她更多的机会。

  纪云禾一抬手,口中颂念法诀,残破的砖瓦在地上微微颤动,一块一块慢慢飘到了空中。

  纪云禾伸出微微握拳的手,在空中蓦地张开五指,飘浮起来的砖石宛如被她手中无形的丝线牵引着一样,霎时散开。

  每一块砖、瓦、木屑都在空中飘浮着。纪云禾动动手指,它们就在空中寻找着自己的位置,直到瓦片回到了“房顶”上,梁柱撑起了“屋脊”,每一个破碎的部件都找到了自己本来该呆的地方,但却是以间隔的形式,每一块砖石之间都留出了足够大的位置,能让纪云禾在破碎的“房屋”之间穿梭。

  她手指不停动着,宛如操纵木偶的提线师,将不要的东西一一排除,速度极快,没有一会儿,这间破碎的飘起来的“房子”,就被她“拆”得只剩下一个书架了。

  林沧澜的书架,纪云禾以前来与林沧澜汇报的时候见过许多次,但没有一次可以触碰。

  她走到书架下方,动动手指,破成三块的书架飘了下来,在一块木板上,“长”着一个盒子。

  纪云禾勾了一下唇角,抬手去取,但手指还没碰到盒子,却猛地被一道结界弹开。

  还给这个小物件布了结界?护得这么严实,想来就算不是解药,定是林沧澜不可见人之物。

  破了结界,林沧澜必定被惊动,但此时鸾鸟在前,林沧澜绝对也脱不了身,只要不给他时候找她算账的机会就行。纪云禾心中有些雀跃,被林沧澜这个老东西压榨了这么多年,这次,总算找到机会,让他吃个哑巴亏。

  一年十二个月,算算就算她什么都不干,也能靠这盒药活个三年五载。外面世界天大地大,纪云禾不信这么长时间,还找不到研制不出这药方的办法。

  她将盒子往怀里一揣,转身便御剑而起,背对着谷中尚存的所有驭妖师,向谷外而去。

  长风大起,吹动纪云禾的发丝,她丝毫不留恋,解下腰间每个驭妖师都会佩戴的,象征驭妖师身份的玉佩,随手一扔,任由白玉自空中坠落,就连它碎在何处,纪云禾也懒得去看了。

  她御剑而起,纪云禾以为自己对驭妖谷不会再有任何残念,但当她飞过囚禁鲛人的地牢之时,却忍不住脚下一顿。

  纪云禾回首一望,那方鸾鸟还在与众驭妖师乱斗,鸾鸟到底是百年前天下闻名的大妖,即便是初出封印,对付现在的驭妖师们也是游刃有余,只是林沧澜和他的妖仆缠得她有些脱不开身。

  猫妖离殊破了十方阵,这道谷中的裂缝极深,纪云禾赶着时间,急速往下,御剑了好一会儿,也没看见原先的地牢在何处,倒是地面上的光离她越来越远。地底深渊之中的湿寒之气越发厚重。

  纪云禾回头望了眼地面上的光,她御剑太快,这一会儿那光已经变成了一条缝,四周黑暗几乎将她吞没。

  “鲛人!”纪云禾忍不住呼喊出声,她的声音在巨大的缝隙之中回回荡荡,却并没有得到回应。

  纪云禾失望的一声叹息,便要向上之际,忽然间,余光瞥见一抹淡淡的冰蓝色光华,光华转动,宛似深海珠光,婉转诱人。

  纪云禾倏尔回头,却见前方十来丈的距离,又有一丝光华闪过。纪云禾心中燃起希望,她立即御剑前往,越靠近那光华所在,御剑速度便越发慢了下来。

  这个鲛人,他所在的地牢整个沉入了地下,现在正好被嵌在一处裂缝之中,玄铁栏杆仍在,将他困在里面。

  但他不惊不惧,坦然坐在这地底深渊的牢笼之中,巨大且美丽的尾巴随意放着,鳞片映着百丈外的一线天光,美得不可方物。

  鲛人隔着栏杆看着她,神色自若,仿佛纪云禾刚才的那些匆忙和犹豫,都是崖壁上的尘土,拂拂就吹走了。

  纪云禾在这黑暗深渊看着他,终于仿佛见了深海中,他原来模样的万分之一,随意的,美丽的,高傲的,泰然自若的模样。


活动五-太阳2注册平台1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四-太阳2注册平台5_1970高奖金官网just go 活动三-太阳2注册平台4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二太阳2命命注册平台3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一太阳2注册平台2_1970高奖金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