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News
新闻中心
第两千两百八十四章 大轮回天幻
 

  画面,有些赏心悦目,就在十几年前,红尘与神玄烽还斗的你死我活,十几年后,便又哥俩好了,压着诛仙剑打,看的叶辰热血沸腾,也想上去踹两脚。

  它虽走了,可大战并未停歇,皆是浑噩的红尘与神玄烽,也不知为啥,竟又干了起来,战场前后足纵横上百万里,斗了足九天九夜。

  叶辰一声叹,未去寻若曦,也未去寻红尘,再怎么去寻,也改变不了历史,有这闲工夫,还不如潜心修道。

  如今的炎黄,已比不起当年,因红尘陷入浑噩,消失不见,炎黄内部暗潮汹涌,红尘的几大弟子,已有分道扬镳的前兆,这其中,自少不了嗜血殿的怂恿。

  叶辰暗自摇头,早知历史,也无需多看,来的快,去的也快,临走前,还不忘去红尘雪那转了一圈儿,沐浴的红尘雪,着实又嫩又白。

  看了红尘雪,他便赶脚去了天玄门,紧赶慢赶,终是赶上了,东凰太心在池中撩动水花的画面,不是一般的养眼。

  前与后,他已融了第二第三世的轮回印记,加之轮回之力的滋养,对轮回法则的感悟,又深入一分。

  冥冥中的轮回法则,极难捕捉,偶尔侥幸寻到,也只一个瞬间,他找的就是那一个个瞬间,艰辛的是,瞬间难现,轮回难悟。

  东凰太心颇是无聊,双手托着下巴,看着不远处的一道水幕,其内的画面,不知出自哪个角落,但必定是大楚的,演绎着人生百态,人世繁华于她眸中,就是弹指一瞬。

  她是昆仑的神女,她的众生使命,便是守护大楚,清醒一段岁月,便自封一段岁月,连她自己,有时都分不清真实与虚幻了,沧海桑田中,已被时光磨得麻木。

  若非天魔入侵,大楚轮回崩坏,她多半要在这片山河,守到老守到死,致死,都不能为剑非道,穿上她嫣红的嫁衣。

  说起嫁衣,这娘们儿倒是自觉,早已准备好,每逢夜深人静,都会拿出穿一穿,对着一面大镜子,照了又照,颇有被自己美哭的架势,时而,还会用手托托自己的双.峰,总感觉又大了一号。

  每到这个桥段儿,叶辰都会掀起一只眼,把这等画面,烙入眼中,待回去、待剑非道应劫过关,得给人看看,嫁衣都准备好了,万事俱备,就等着你娶了,你若不娶,我可就娶了。

  也得亏楚萱和楚灵她们不在这,不然,多半会一巴掌呼过来,我们也等着你娶了,你还有闲工夫替他人操心。

  他一坐,便是二十年,如若石刻雕像,期间未曾有过丝毫动弹,只得见,他身体周侧,时而有道则交织,融着一丝轮回之力,玄奥的异象幻化,青龙盘旋,凤凰嘶鸣,白虎咆哮,玄武拓路频频不断,仔细去聆听,大道的天音,如洪钟大吕,缥缈而冗长。

  下一瞬,他豁的开了眸,两道恍若实质的金芒,登时迸射,待仙光敛尽,才见他之轮回眼,比二十年前,更多一抹玄奥的道蕴,闪烁中梦幻之光,只多看一眼,便觉心神恍惚。

  顾名思义,乃幻术灵域的,无需结印施法,敢与他对视一眼,便会被拖入幻境中,神不知鬼不觉,与一念花开,有异曲同工之妙。

  对此事,叶辰难免唏嘘,一朝盘坐,前后足二十载,轮回法则没顿悟,却意外开了大轮回天幻,这惊喜,来的让人措手不及。

  正沉思时,突闻女子娇.吟声,听的叶辰耳朵竖的板板整整,天真的以为,是东凰太心在那啥。

  事实证明,他是有点儿天真了,有女子娇.吟声不假,但并非传自东凰太心,而是传自幻天水幕。

  水幕中,正上演着画面,一对新人入洞房,衣服已的那种,床的吱呀声,也清晰可闻。

  天地良心,人家本是人世繁华的,不知咋回事儿,就变成动作片了,还是爱情动作片。

  叶大少已打算好了,待回归原本时代,给大楚的人才们、玄荒的人才们、诸天的人才们,都挨个发一份儿。

  试想,昆仑神女的珍藏版,若传遍万域,那她就火了,会火遍诸天,东凰太心抓狂的画面,该是很刺激。

  东凰太心还在看,看的脸颊火辣,全然不知自己的身侧,还有一个入轮回的人,正与她并排而坐,一同欣赏着爱情动作片。

  一个大楚的皇者,一个大楚的守护神,并排看片儿的一幕,也堪称珍藏版,已被某个有心人,全数烙印,而那个有心人,除了冥帝,绝不会有第二个。

  叶大少看的血脉喷张,东凰太心看的春水荡漾,心中还有一种奇怪的希冀,希冀在那床上颠鸾倒凤的人,是她东凰太心和她的剑非道。

  这一次,叶辰倒是未跟去,看了不知多少回了,他闭着眼,都知东凰太心三围是多少。

  恒云道姑已归寂,新任的玉女峰中,比想象中更美艳,叶辰是见过她的画像的,还供在玉女峰上,而此刻的通玄真人,已成恒岳的代掌教,是恒岳掌教钦定的下一任人。

  方才落下,便闻呼喝声,乃走镖人喊的口号,代表和和气气,也做朋友之意,让沿路埋伏的土匪山贼知道他们路过,正所谓:合吾一声镖车走,半年江湖平安回。好叫贼匪们,为走镖的行个方便,其内学问大的很。

  镖头居中,也便是叶辰的第四世身了,的确子承父业,成了一个镖头,背着一口大刀,气势凛然。

  “翻过这座山,便是云阳,走完这一镖,我请大家喝酒,管够。”第四世身的笑声,颇是爽朗。

  叶辰微笑,不紧不慢的跟着,他们,是一个个镖师,也是一个个的游客,一路风尘,他们的人生,有一半都在路上,走过了大江南北,踏遍了水域山川,而刻在身上的,皆是沧桑岁月的痕迹。

  镖师们是游客,他又何尝不是,这一段旅途,一走便是几十年,从第四世身二十岁起,跟到了其年过花甲,亲眼见证了第四世身的大半。

  第四世身六十八岁时,最后一次走镖,叶辰依旧跟着,已习惯了随他们跋山涉水,风餐露宿。

  还是幽暗的山林,这趟镖,遭了强盗,几十口子人,无一幸免,也包括第四世身,握着老迈的大刀,战到了最后一刻,终是力不从心,倒在了血泊中。

  不怪他如此,只因强盗的头目,又是个熟人:司徒南。乃司徒南的某一世,与他的第三世身一样,做了一个打家劫舍的强盗,而且还拉了山头,手下的小弟不算少。

  你俩真是我兄弟,一个灭我第三世,一个灭我第四世,我&#。章节目录下一章新书推荐: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书籍让更多读者欣赏。


活动五-太阳2注册平台1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四-太阳2注册平台5_1970高奖金官网just go 活动三-太阳2注册平台4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二太阳2命命注册平台3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一太阳2注册平台2_1970高奖金官网